不易斋老醉

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

我的第一本长篇读物是在课堂上偷偷摸摸看的金庸先生的《射雕英雄传》,尤喜瑛姑和周伯通定情的那首《四张机》,那时没有互联网,只能到处查书,过了很多年,偶然在一本很古老的唐诗宋词里找到这篇《九张机》原文,欲罢不能,隔段时间便抄上一遍。
现在想来,武侠带来的影响比那些所谓的有用的书有用。